Entries

[隨手寫來]螃蟹.雨傘.濱松町(前)

JR濱松町站,山手線外回的月台上,座椅掛著一把傘。
在這個城市中,陌生的兩個人,因為這把傘而有了交會。

Q1223-01.jpg



1

班機抵達東京羽田機場,
降落時我發現窗外正在下雨,還不小呢。

「感謝您搭乘星空聯盟成員ANA的班機,
 希望很快還有機會為您服務…」
班機抵達空橋之前,空服員如此廣播著。

座位的個人電視播放著一支有卡通狗飛來飛去的影片,
音樂很熟悉,但我其實不太懂畫面是什麼意思,
只覺得狗兒很可愛罷了。

全日空(ANA)的班機會停靠在羽田機場的第二航站,
從這邊搭Monorail單軌電車由於是起站,
想要搶個好位子並不困難。
而這也幾乎是我每次到東京的進城方法。

2

羽田機場的連外軌道有兩條,
其一是單軌電車,其二則為京急電鐵的列車。
以我這趟要到東京山手圈西半部的代代木來說,
其實京急是比較省時且省費用的選項,
不過它的路線有較多區間在地底,
而Monorail在機場邊緣還會經過海上保安廳的棚廠,
可以看到海保的部份機種。
對於一個航空迷來說,Monorail自然還是首選,
搭地下化的京急線就沒有這種bonus優待了呢。

這趟從大阪來東京,
為了遷就想搭ANA全新引進的787客機,
所以是挑了這個時段的班機
(即便這已經是我第12次搭787了,
 但那種新飛機的感覺就是不一樣)。
因此抵達東京的時間,會比與客戶約定的時間早很多,
搭Monorail繞一點路還不會影響大事。

單軌電車通過京濱運河往市區前進的途中,
感覺雨又比機場那邊更大了。
中午從大阪伊丹機場出發時,天氣還好得很,
怎知東京的雨這麼大呢?
這對於沒帶傘出門的我,是有點困擾的。

3

我在Monorail的終點濱松町站下車,
這裡可以轉搭JR的山手線等多條路線,
對外交通算是便利。
步上山手線的月台,下午三點多的時段,人潮還不算多,
不過月台上的候車座椅都已經滿了,
我便站在一張椅子旁等車。
對向內回往新橋、東京方向的列車先進站,
雨水打進了月台,讓其他排在前頭的旅客又後退了幾步。

此時,我注意到在月台候車椅的椅背上,
連著廣告看板的轉角處,掛著兩把白色的透明傘,
就是便利商店或百元商店很容易買到的那種日本國民傘。

「是有人遺忘的傘嗎?」我心裡這麼納悶著。

這趟從大阪前來東京,純粹是要去代代木見一位客戶,
完成一些簽字的手續,
大概待一個多小時就可以回關西,回程的機位也已經訂好了。
實在不太情願為了這短暫的遮雨需求,
就去便利商店買一把傘,
晚上再拎著溼答答的傘搭飛機回大阪。

於是我心生了一個有點犯規的想法,
如果月台候車椅上的雨傘是別人遺忘的,
已經處於無主的狀態,那我就把它先借來用吧。
等我晚點從代代木談完事情回來,
要去機場搭機前,再把傘掛回原處,
繼續它的無主生涯,這樣應該沒關係吧?

儘管還是幻想了很多可能會被逮捕、
會被旁人指指點點的場面,
但那貪方便的心中惡魔,還是成功促使我執行這個小冒險。
當然,我還是乖乖地再月台上觀察了一段時間,
等了兩班山手線與兩班京濱東北線的列車駛離後,
確定雨傘是無主的狀態,才敢伸手「借用」一下。

月台上的乘客來來去去,
多待這5分鐘已經讓我成為月台上「最資深」的乘客了,
完全沒有人對於我伸手拿這把傘起任何疑慮。
至少我是這麼想的。

4

山手線的外回列車進站,我踏進車廂環顧了一下四週,
雖然還有些零星的座位,但總覺得好像不用特地去坐那,
站在門邊靠著座椅的隔板,晃個幾分鐘就可以到了。

我站在門邊,背向著列車行進的方向。
在離我約一公尺的位置,
有另外一位小姐則以順向著列車前端的方式倚著隔板,
也就是和我相對於車門的左右兩端。
她的打扮像個上班族,但不是銀行或大企業那種套裝,
穿的是有點民族風的連身洋裝,面貌也很清秀。
她望著窗外若有所思,
我也只敢趁著列車的搖晃偷偷欣賞。

列車在田町站停靠後繼續發車,我忽然有種感覺,
對面的女生在看著我。
我不太敢以正眼確定這件事,
但總覺得眼睛的餘光告訴我她的確望著我。
正確來說,是望著那把傘!

「不會吧,難道被發現了!」
作賊者心虛,我開始有點擔心了。

我把眼神轉過來對著她,發現她真的看著自己,
我們的眼神還彼此交會了有超過一秒的時間。
她竟然沒有閃躲耶!這怎麼回事呢?
而且她有不少時間,幾乎是瞪大著眼定睛於雨傘上。

她看著那把傘,偶而也看著我。
週邊彷彿有聚光燈打在我們這扇車門,
但卻沒有任何對白,場面變得有些尷尬了。

「請問,你認識川西小姐嗎?」她先發難了。
她唸出「Kawa-Nishi」的音,
我想漢字寫為川西應該是沒問題的。

我搖了搖頭,我應該不認識任何姓川西的人。

況且我的業務以關西地區為主,
在首都圈這邊認識的人本來就很少。
如果要認真想,在整個關東地區的話,
我只知道有一位叫安西的先生,
在神奈川的一個海邊高中當教練,
沒記錯的話,應該是教棒球的吧?
他還有學生到美國加入職業球團呢!
不過是好多年前的客戶了,
最近都沒有往來,細節就忘記了。
聽說他和夫人後來也搬去美國了。

至於「川西」,
我一時想不出來認識任何姓川西的人,
更何況是一位小姐呢!

「那把傘,是哪來的呢?」她接著問。

「喔,傘,我借來的。」天呀,不會真的被發現了吧!

這明明就是一把再普通不過的白透明傘呀!
如果要搜查,整個列車上大概可以搜出至少200把吧。
我心虛地說了「借」這個動詞,
當然我的犯意的確只是想借幾個小時,晚點就會還回去,
只是這個借的程序似乎沒經過主人點頭就是了。

「你跟川西小姐借的傘嗎?
 妳今天有見到她,能告訴我她在哪裡嗎?」

糟糕,我想她認識這把傘的主人!

5

列車此時抵達品川站。
準備在這個站下車的人還不少,
我倆之間此時隔了幾個人,也算是得到一些緩衝。

乘客陸續下車。
她見我沒有回答,繼續重複著問題。
而且音量越來越大、語氣也越來越急促了。
我想,要形容一個人「歇斯底里」,
可能就是類似我眼前的這種況吧。

因為有點大聲,驚動了附近的乘客,
我覺得有些不好意思,趁著車門關閉前趕緊跑下車。
如果月台上有洞,我八成會立刻躲起來。
可惜月台上沒有,品川站的月台平整的很。

況且有洞也沒有用,躲不住的。
因為這名女子也跟著下了車,
站在我的身後,且再次重複著剛剛的問題。

車門關閉當下,突然從列車跑出了兩個人,
還狀似有些爭吵,
此舉使得月台上的站務員前來關心。

我回應說沒有事情,她也點頭同意。
站務員便悻悻然離開了。

我提議找個地方坐下來,她居然答應了。
經過站務員的驅前關切,她的情緒似乎冷靜了許多。

6

我們在品川站的站內找到一間咖啡館,坐了下來。
我沒印象來過這間店,或是這個品牌的其它連鎖分店,
會挑這裡純粹只是看到的第一間店、且有空位而已。
品川站是JR東日本當初開發驛內商店的一個示範點,
他們推出「ecute品川」計畫,
把商店開在旅客的付費區內,
藉此從乘客身上攢出更多的消費。

服務生推薦我一款她們新引進的紅茶,
說是從台灣來的,名字聽起來讓人可以很放鬆,
叫做「淡定」。
服務生說喝這個可以保持情緒穩定,
還有讓思路更清楚。
即便我想那是店家自己瞎掰的說詞,
或者是老闆有交待必須要這樣介紹產品,
但我目前的確是得保持清醒,
以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於是便接受了服務生的建議。

這位跟著我進了咖啡廳的莫名女子,
則點了一杯拿鐵咖啡,不加糖,
但多加一份濃縮,double shot。
其實我心底覺得她可能比較需要淡定茶,
喝兩倍濃縮的咖啡似乎太刺激了些。
不過我沒有說出口就是了。

服務生在Eee Pad上敲了敲點單資料後,便識趣地閃開了。
她可能以為眼前這一對臉色不太好的,
是上班時間偷跑出來要談分手的情侶。
但事實上我認識對方也只不過是幾分鐘前的事情而已。

或者說,我還不認識她,至少我並不知道她的芳名。


(待續)

==
取材時間:2011-11(封面圖)


留言

[C815]

不愧是你的小說..
交通工具介紹的還真是鉅細靡遺壓..
不過最跳tone的還是淡定紅茶..
雖然與時事作了完美的結合..
但怎麼有種搞笑的感覺 : )
  • 2012-05-15 00:34
  • 狸貓管家
  • URL
  • 編輯

[C816] Re: 沒有輸入標題

前中後三篇
這篇的交通料會多一點,算是鋪陳吧

不過我覺得這篇寫起來蠻神奇的
那些交通料都沒太刻意找,很自然就用上了

基本上,95%不是個開心的故事
所以就安插一些東西來笑笑吧
不過我以為「安西教練教棒球」會很有趣...
  • 2012-05-15 18:53
  • starbuckser
  • URL
  • 編輯

發表留言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starbuckser.blog126.fc2.com/tb.php/1223-9dfa3e62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Appendix

宿場協尋處

宿場時光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FB@ssscreek

宿場主題館

宿場掌櫃說

QR 編碼

QR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FC2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