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ies

[隨手寫來]螃蟹.雨傘.濱松町(中)

濱松町站的雨傘,意外將兩人牽引到品川站的咖啡廳。
那把雨傘,與螃蟹有了意外的連結,並導向一個人的苦海...

Q1224-01.jpg



7

她先跟我道歉,說她太的行為魯莽了,
任憑誰在列車上突然被這樣追問,應該都會嚇到,
或以為碰到有精神疾患的病人吧。

其實我更不好意思,
畢竟「借」傘的人是我,如果要怪罪事情的源頭,
應該還是由我開始吧。
但我只想過可能會被警察逮捕,
或是因為偷傘而上報之類的事情,
沒想到會導致這種情況發生。

我一五一十說出了事情的原委,
其中也包括強調我多等了4班車才決定拿傘這件事。
還有我打算把傘還回去。

聽完我的告解,她起身離開,說要去化妝室。
我以為她會就此離開,消失於人海中。

但10分鐘後她仍回來了。
我已經喝了幾口淡定茶,
她的咖啡端上來一段時間,已經開始涼掉了。

8

「我姓小野,是出版社的美術編輯。」
坐下後她先開口,並遞上名片。
小野里奈,出版社的名字我沒見過。

「我是服部。」
我掏出皮夾某一個夾層的名片,上面寫著我是記者。
至少這張名片是這樣寫的。

「你有注意到傘柄上的姓名貼嗎?」
「姓名貼?」我納悶著,什麼東西呀?

「姓名貼」是小野先前跟公司去台灣員工旅遊時,
偶然發現台灣導遊小姐的鑰匙圈,
上面有貼這個印了姓名與卡通圖案的貼紙,
詢問之下沒有很貴,而且製作上很快,
就在台北的旅館請導遊小姐幫忙代訂的。

除了幫自己與家人做一份,
也為川西小姐等幾位常往來的工作夥伴也印了幾份。
據說日本後來也有這種東西,
但訂做價錢是台灣的好幾倍。

「我把川西小姐的姓名貼送給她時,
 她那天來出版社正好帶著這把傘,便順手貼上了。」

經由這麼一說,我才注意到傘柄的部份,
真的有一張小小的貼紙,
橫向貼紙約1公分高、2公分寬吧,
綠色漸層的底紋印上黑色的字,
寫著「Kani」的羅馬拼音,還畫了一個螃蟹圖案。
因為我根本就沒有把傘舉起來、打開過,
所以也完全沒注意到這玩意兒。

如果把「Kawa-Nishi」縮寫成「Kani」來唸,
的確就變成日語裡的「螃蟹」了。
看來這位川西小姐有著這樣的綽號,或是喜歡螃蟹吧。

「川西小姐是妳的同事?」

「嗯,也不算是同事。我是美術編輯,
 她是我們特約的背景畫家,
 幫一些封面或內文畫稿件,偶而也接動物插圖的案子。」

「川西小姐的綽號是螃蟹嗎?」
「嗯,我們常會私下這樣叫她,她也不在意,
 好像從小被這樣叫習慣了。」
「貼紙上的螃蟹圖案是她畫的嗎?」
「那倒不是,是台灣那邊廠商的圖庫,
 我想是不用版權的那種。
 不過川西小姐的螃蟹跟牠倒是有一點點像,
 但更精緻可愛一些。」
「川西小姐收到這麼特別的紀念品,有很開心吧?」
「嗯,是有點驚訝,但也說不上開心。
 她說,希望有一天,能有自己畫的螃蟹,
 成為家喻戶曉的角色,也能被這樣印在貼紙上,
 甚至是製作自己的雨傘。」

我乍聽之下有種感覺,川西小姐的事業好像不是很順遂,
加上剛才在電車裡小野小姐表現的情形,
似乎川西小姐整個人,目前不太ok。

果然,之後小野告訴我,川西小姐已經失蹤快半年了。
從去年11月被退回一次稿件後,就再也聯絡不上了!
無論是電話、手機、往來的兩個電子郵件信箱,
都沒有任何音訊。
有種人間蒸發的味道。

9

「不好意思,恕我冒昧請教,有去住處找過她嗎?」
基於職業病的使然,我像是開始追查案情般地詢問。
在我的皮夾裡另一個叫不容易掏出東西的夾層,
裡頭名片寫說我的身份是個偵探,
名字為服部平仄,而這是比較接近真實的身份。

「嗯,我年初的時候去過,但是因為積欠房租的問題,
 房子已經被屋主的仲介清空了,
 東西都還收在仲介的倉庫裡,找不到人領回。」
「川西小姐有親友在東京嗎?」
「這我就不知道了,我們不太問私人的事情,
 但有次討論取材的企劃時,
 川西小姐有提到她是東北人,好像是福島那附近吧。」

這麼說,川西小姐在這個城市中消失了,
而這把傘成為唯一的連結?


小野工作的出版社在東京神田一帶,
那附近有很多舊書鋪或老出版社。
川西通常都用電子郵寄交稿,
但一、兩個禮拜還是會到出版社討論一下交待的案子。
如果有出版社輸出的樣稿要校對,則會請快遞送過去。

與其說是快遞公司,
其實就是神田的某間書店的老闆兒子。
生意不太好做,就把一些業務交給他們幫忙。
小野這次出門,本來是要去橫濱另一位插畫家那送稿件,
因為快遞說雨太大了,人都塞在路上沒辦法派員,
只好請他們自己想辦法。

過去與川西小姐合作的過程,
也遇過幾次類似的狀況,所以小野去過川西的住處。

「川西小姐住在山手線沿線嗎?」
「不,她嫌山手圈太吵了。
 她喜歡住在郊區,像是三鷹、吉祥寺,
 或仙川那種氣息的地方。
 最後知道的住處,是搬到東急田園調布站附近的房子。」

很多人以為偵探很厲害,隨便講個地名都會知道,
其實這些地方我也略知一二而已,
大概就是比較有文化氣息的地方。
當然,我想小野小姐應該還認為「服部先生」是位記者吧。

「啊,不好意思,服部先生是大阪人吧?
 那些都是東京外圍的地方啦,
 田園調布的房價還不便宜呢。」
小野似乎想到了我名片上印的地址位於大阪,所以趕緊補充。
田園調布我知道一些,
在東急電鐵的路網中,往橫濱好像會經過。

當然,我在名片上的地址也不是真的!
不過我的確是大阪人。

總之,濱松町並非是她常會經過的地方吧。
我心裡這樣想著。

9

「她會不會是搭飛機去哪了嗎?」
就像我一樣,經過JR濱松町站轉車去羽田機場,
這樣在濱松町出沒就很合理了。

「不,川西小姐比較喜歡搭火車。」
這點倒是跟喜歡搭飛機的我不太一樣。

「她說鐵道跟陸地比較親近,還可以深入很多地方,
 是搭飛機辦不到的。
 就連去北海道旅行,她也喜歡搭火車去。」

「其實,川西小姐的工作並不愉快。」
小野接著說,而我對這點不訝異。
「她雖然是負責畫背景圖,
 但其實真正的心願是想畫以螃蟹為主角的作品。
 你知道有個『翻面土司』去旅行的系列吧,
 她想創作的是那樣的東西。
 不過一直壯志未酬,只好畫畫場景維生。
 她喜歡搭火車,好像也是因為這樣可以多看一些風景,
 算是為創作取材吧」

我想,都有青蛙可以當動畫主角了,
螃蟹去旅行好像也沒有太誇張。

「況且,如果是從田園調布要去羽田機場,
 直接搭東急轉京急比較快,
 不用到濱松町站,這樣太繞路了。」
我不太確定這個說法,但如果是偏向橫濱那邊,
依我所知的確是京急比較方便些。

而且小野所說的讓我想到一件事。
如果川西是搭飛機出城去旅行,
經過濱松町站轉車時忘了雨傘。
那應該是把雨傘遺留在後段等車的部份,
也就是單軌電車的月台上,
而非前面這段的JR山手線月台。

此外,我借傘的那座月台,
是山手線外回的順時鐘方向,
如果川西是從田園調布過來,應該是搭東急到澀谷站轉車,
會換搭內回方向的山手線到濱松町站下車,
那麼經過的應該是對面那座往東京站方向的月台才對。

10

「城市的人都是孤單的,不是嗎?」
我仍在思考路徑難題時,
小野突然冒出這句,我有點不知所措。

「最近我看到有河邊打撈到無名遺體的新聞時,
 甚至會想去確定是不是......」小野有些欲言又止。

「川西小姐曾經這樣突然沒有音訊過嗎?」我好奇的問著。
「應該沒有,我印象中川西小姐都很努力工作,
 除了偶而會被要求修改之外,交稿都很準時。」小野仔細地回想著。

「啊,對了,她曾經被綁架過!」


(待續)

==
取材時間:2011-11(封面圖)


留言

發表留言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starbuckser.blog126.fc2.com/tb.php/1224-83f3df05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Appendix

宿場協尋處

宿場時光

06 | 2020/07 | 08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FB@ssscreek

宿場主題館

宿場掌櫃說

宿場年年月月

QR 編碼

QR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FC2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