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ies

[隨手寫來]螃蟹.雨傘.濱松町(後)

濱松町站月台上一把遺失的傘,使服部再次回到濱松町站。
如果螃蟹雨傘能導引川西小姐回家,那就讓傘回到原處吧!

Q1225-01.jpg



11

「綁架?」
我正喝著一口淡定茶,這下卻沒法淡定了。

「歹徒勒索她的家人?」
「嗯,不是,是勒索JR。」
這讓我有點迷糊了,歹徒綁架川西小姐,卻勒索鐵道公司?

「服部先生知道神秘列車的事件嗎?」小野問著。
「啊,你是說神秘列車的行程被歹徒操控,
 一次綁走400人,還勒索11億元得逞的那件事情?」
小野一說神秘列車,我就想到這起離奇的案件。

JR推出一個兩天一夜的特別包車活動,
夜晚從東京出發,讓報名抽獎選中的400位參與者,
前往不知道地點旅遊的神秘企劃案。
當然,所謂的不知道地點,是參加者不知道,
鐵道公司理論上是知道的。

殊不知列車被一群包括鐵道公司離職員工組成的集團操控,
隔天一早參觀完第一個罕無人跡的號誌站之後,
便被綁架於鄰近的廢棄私校拘禁,
歹徒向JR提出勒索,還以火車丟包的方式成功取得贖金,
是一起空前絕後的犯罪事件。

「服部先生知道的好仔細呀?」小野驚訝道。
「啊,那……是因為剛好有熟悉的前輩採訪過那個事件,
 曾經跟我們分享啦!」
差點暴露了我的偵探身份。
身為一個關西地區的偵探,怎麼可能不知道這件事情。
況且那次推出企劃的,就是JR西日本鐵道公司,
我也曾經幫上一點忙呢。

12

這麼說來,川西小姐也是那400名人質之一囉。

「難道川西小姐這次失蹤,也有可能是類似的情況?」
我以為類似的活動後來就都停辦了。

「嗯,可能是創作使然吧,
 川西小姐對於這類的神秘之旅很有興趣。」小野思考著。
「像去年有旅行社推出航點知道去哪裡,
 但時間和航空公司卻不明的神秘機票,
 川西小姐也去報名過,
 後來才發現是旅行社把時段不好的團體票,
 以神秘航空為包裝,加點噱頭的行銷手段而已!
 她知道結果時,還很失望……」

就在此時,小野小姐的電話響了。
她離座接了電話,隔幾秒後又回來。
「不好意思,跟你說了那麼多,
 但我還有事情,得先離開了。」

我看了看表,我還有些時間,
但她可能真的被催促了吧。
我沒有留她,只說這杯咖啡我請,
不過她婉拒了我的好意,
離開咖啡店時還是結清了她的咖啡,go dutch。
旋即消失在品川站川流不息的人群中。

13

我待在原本的位子,
想著她說的「城市的人都是孤單的」這句話。
我覺得川西小姐不是孤單的,
至少她還有小野在身後默默陪伴。

突然,我想到我應該把螃蟹傘交給她,
讓她握著和川西小姐的一絲聯繫。

我結清了帳離開店裡,但卻找不到她的身影。
她若從品川站要前往橫濱,
可以搭JR東海道線、JR橫須賀線,或是京急線的列車;
當然,搭JR京濱東北線也是可以到的,
但一般人不會這麼搭,停站太多了。

雖然幾乎可以排除其中一種可能,
但在前往橫濱的月台還有三處,
我根本不曉得要去哪裡把傘交給她。
事實上,我後來並未再見過小野小姐的身影。
而那把有螃蟹姓名貼的雨傘,只好繼續由我借用。

14

我搭上山手線的列車,前往代代木,赴原本的行程。
這時候過去,差不多可以在與客戶約定的時間前10分鐘,
剛好抵達會面的咖啡廳,不用空等太多。

不過那班外回的山手線列車僅行駛到大崎站為止。
山手線雖然是環狀的路線,列車會一直在上頭循環運行,
不過其實還是有個頭與尾的,那就是大崎站。
如果搭到了要收班的車,
就必須在那換乘另一班同樣是山手線的列車,
才能繼續前進。

在換車的同時,我也順道拿出HTC手機,
查詢了濱松町站的電話,隨即撥號過去。

「您好,我想詢問有關遺失物的處理情形。」
對方以為我想問自己遺失的東西,
但其實我想知道車站對於遺失物的處理流程。
當然,我會說我是記者。

接電話的站務員感覺是個很有經驗的大叔,
聲音年齡大概有50歲吧。
他對於有記者打去問遺失物處理流程,
也不能說完全不覺得奇怪,
因為一般都是會訪問管理單位,
或至少是打到像東京站、新宿站那種,
有幾十位副站長的大車站吧。

即便如此,還是成功問到了一些有用的線索。
JR濱松町站每天都會清潔打掃,
當然也會從中發現各種遺失物。
而雨傘這東西,的確是遺失排行榜的冠軍。
而且真的像是「如與雨後春筍般」所描述的,
只要在雨停之後的時段,大約一個下午,
車站便能撿到至少15把的傘。
最容易發現的遺失處,正是我借傘的座椅背板廣告牆。

「其實那種座椅對第一線人員也很困擾,
 但設置廣告是公司的策略,也沒辦法。
 啊,我說太多了。」鈴木先生這麼透漏著。

「那,有人詢問遺失了螃蟹姓名貼的傘嗎?」我試探性地問。
「螃蟹雨傘,那是什麼呀?
 記者先生,我告訴你啦,雨傘這東西很便宜,
 在這個時代幾乎沒有人會打來詢問,更別說是來認領了。
 甚至,很多人就連把傘遺落在哪裡都不知道吧!」

看來沒有頭緒。

不過對鈴木先生的「採訪」倒也有些可用的訊息,
包括他說遺失物是每天都會清理的。
換句話說,我是下午3點半左右在月台借到螃蟹傘,
而這把傘應該是當天首班車經過濱松町站的月台後才出現。

這麼說,川西小姐當天的5點多到15點多,
大約10個小時的時間內,還曾經來過濱松町站的月台。

不,那不一定是她本人,也可能是其他人,
甚至是其他昨天在某處像我一樣借傘的人,
今天剛好把傘遺忘,或是歸還在月台上而已。

15

我的列車此時抵達代代木站,
但我沒有下車,繼續留在車上,打算再繞一圈。

我決定先把傘掛回濱松町站,
原本的月台,
原本的位置。

我也不曉得這樣的意義是什麼,
但如果那是川西小姐留在這個城市的最後一個記號,
那我想保持它的存在,即便到車站打烊只剩8小時的時間。
但就讓她與它繼續保持吧。
也許,川西小姐會發現自己今天早上遺失了這把傘,
而重新回到濱松町站吧。

我甚至幻想,
雨傘就像是出發冒險的姊弟們所留下的認路記號,
川西小姐得靠著這把雨傘,還有其它沿路故意佈置的物件,
才能重新在這個都市裡找到回家的路!

我在一個有卡通背景音樂的車站打給助理,
請她幫我和客戶延後時間,
就說是雨太大了,我的班機受到影響。
在我的經驗中,委託人對於偵探遲到總是能相當包容。
至少表面上是如此。
當然,我們「多數時候」也不會刻意讓客戶空等啦。

16

列車經過神田站,也就是小野小姐工作的地方。
這裡有不少人上下車,
有些人的打扮氣質很像小野小姐,但畢竟不是她。
當然,我想這當中也不會有川西小姐。

事實上,如果川西小姐出現在我面前,
我大概也認不出來吧。

我有考慮,是不是要留著傘,讓川西小姐認出我。
當然,這是不可能的,
茫茫大海中,要藉由雨傘上一張0.9*2.2公分的姓名貼,
來認出是自己的傘,實在太困難了。

換句話說,小野小姐能那樣認出傘,也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她應該是對川西小姐有著很深的掛念與擔心吧!

17

列車抵達濱松町站,我在這熟悉的月台下車。
此時的乘客比下午時多了很多,
還有不少人提著登機箱匆忙離開月台,
一副要趕往機場的樣子。

當我接近原本那個借雨傘的座椅時,位子都坐滿人。
這在下班尖峰時間是很平常的。
我把傘掛在原本的廣告看板旁,
完全是一模一樣的位置,就像它不曾離開過一樣。
我轉身想搭上原本的車,但看來已經擠不上去了。
我有點心急,畢竟我的客戶還在代代木那邊等。

此時,我的心情一方面希望跟螃蟹傘有更多的牽連;
或說是希望找到藉由螃蟹傘所維繫的川西小姐。
但另一方面,我又有點希望這個故事告一度落了。
「一顆心懸在這把雨傘一個下午,也該適可而止了吧!」
我這麼想著。

畢竟,放回了這把傘,
我與川西小姐那從未開始的聯繫,也將會就此中斷了吧。
雖然找人是我的專業,
但畢竟我沒見過她的臉,沒有她的照片,
也不知道要怎麼找她。

即便某天神真的安排我們在澀谷車站外的街頭相遇,
但我認不出她;
她更不可能會知道眼前的這個男子,
是這個世界上其中一位尋找她的人。

也或許,我們已經不存在於同一個世界了吧!

「那麼,就祝她在那個地方,一切順心了!」
每當我決定把客戶的委託案以失蹤結案時,
我都會這麼想的。
雖然結案便可領錢(只要委託的客戶點頭同意),
但當案子以這種方式告終,我的心情總是不太好。

這回,在東京這個龐大都市中,
一個下著雨的日子,我感到莫名的惆悵,
更加的,double shot那種。




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生命線:1995
(有朋友說這個故事應該要加警語,那就擺這邊吧。
 喔,對了,底下還有幾行)




當我轉身離開候車椅時,
背後傳來一個女子的聲音:
「請問,你為什麼會拿我的傘呢?」……


(終)


==
取材時間:2011-11(封面圖)


留言

發表留言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starbuckser.blog126.fc2.com/tb.php/1225-86c96189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Appendix

宿場協尋處

宿場時光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FB@ssscreek

宿場主題館

宿場掌櫃說

QR 編碼

QR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FC2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