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ies

[隨手寫來]鐵道週遊券的X封印

這是看了一篇新聞後,覺得很像小說題材
所以花了兩小時隨便寫的東西
沒事的人可以翻翻;有事的人,就跳過吧!


 

 候車大廳的時鐘,已經默默的走了半圈
 終於
 某君在這個偏遠的車站,從老到不行還看不見臉的站員手中
 買到一張塵封已久的車票
 
 事實上,先前當某君在向年輕的售票員說要買這張票時
 還被對方開玩笑的回應:怎麼可能有那種票,聽都沒聽過!
 是不是被PTT數字版的謠言詐騙了啊?

 就在這時,只聞老站員從票房的一角輕咳了一聲
 他放下中的遙控器(即便他其實沒在看電視)
 轉過頭,瞧了售票窗口外的某君一眼

 年輕的售票員似乎聽到什麼,轉身離開了窗口
 某君沒聽清楚老站員說了什麼
 某君其實跟本不確定老站員是否真的說過話
 但似乎是要年輕售票員去檢查行車室裡的東西吧
 總之就是用個理由把年輕售票員支開了

 某君看不見老站員的臉
 並不是老站員沒有臉,單純只是因為售票窗口的開洞太小
 站內的光線又顯得昏暗,幾乎讓人看不清任何東西
 
 其實,昏暗的不僅是這座偏遠車站的站內大廳
 當某君離開那座地下車站時,也覺得車站的月台無比昏暗
 而這座偏遠的小站,也相當不起眼
 要不是木頭屋子有個亮眼的綠鐵皮屋頂
 以及原本應該是牛眼窗的位子,被一座不相稱的電子鐘擋住
 某君大概也猜不到這就是那座傳說中的車站

 即便見不到臉,但老站務員成穩的語調
 以及那有著濃厚鼻音的腔調
 還是可以讓人聽出窗口的對面,應該是位資深的鐵道員

 「你要什麼票?」老站員緩慢的說著
 「我要一張五香乖乖悠遊票」
 「你說什麼,我沒聽清楚」
 「我說,我要五.香.乖.乖.悠.遊.票」
 某君以為站員耳背,還特地放慢了說話的速率

 「你從哪裡聽來的?」
 「這是天機,不能說」
 「天機?八成是『鐵道情資』復刻版的那個小角落的訊息吧」
 「啊,原來你知道嘛!」
 「我在台鐵動態博物館管理局吃了40年的排骨雪裡紅
  沒有不知道的事」

 聽到這句,某君睜大了眼!

 「那你知道,鄭先生為什麼這次改點還是排這種表嗎?」
 老站務員沈默了

 「或者,你知道豐川車站的電扶梯何時後會修好嗎?」
 老站員依舊沈默不語

 某君心想自己大概問了不該問的東西
 使得氣氛降到冰點,四周寂靜無聲

 某君正想換個話題,開口說些別的
 卻聽到背後冒出了一個聲音
 「要不要買愛心筆?幫幫公益團體唷」

 「我不要,謝謝」
 「買一隻愛心筆嘛,只要3000塊就好了」
 「不用,真的不用」

 正當某君感覺甩不掉這個畫著濃妝卻裝清純的女孩時
 就聽到老站務員出聲,大聲的斥責女孩
 「放過他,他不是你要等的那種人」

 「等人?」某君面朝著售票至口,沒搞懂這句話
 但說也奇怪,當他再次回過頭要找那個說話的女孩時
 卻什麼人都沒有看到
 整個候車室
 不,應該說整個車站,都像是不曾有人出現過一樣

 「等誰啊?」某君問著老站員
 「不要問,很可怕」
 「......」

 「你還要買車票嗎?」老站員冒出這句
 「要啊,當然要,我大老遠轉了三次車,又被誤點三小時
  就是為了要買這張五香乖乖週遊券呀」

 「真是太奇怪了,很久沒聽到有人要買這東西了」
 「不是說,每隔12年就會有一個被選者,來這買車票嗎」
 「12年了嗎?有這麼久囉」
 「嗯,12年又到了」
 「是嗎?我記得上回有人買這張票,還是不列顛少女說要引退時
  結果現在,不列顛少女還在那搖擺
  真感覺不出時間過了這麼久」
 「你也說了,你在鐵動館服務啊」
 「呵,這倒是」老站務員笑著

 「不過,你說錯了一件事」
 「喔?」
 「上回的被選者來買票時,應該是號稱手拉門全部淘汰時
  而不是不列顛少女退隱的時候!」
 「是這樣嗎?」
 「那時我記得很清楚,不會錯的
  因為中央站的翻牌開車時間表也是那時淘汰的」
 「喔,是這樣啊」

 老站務員又沈默了片刻
 「好吧,看來你不是泛泛之輩
  能擔任被選者的,果然不是一般人」
 「那,你要賣我五香乖乖悠遊券了嗎?」
 
 「好吧,我知道了」
 「但你知道買過五香乖乖悠遊券的人,後來都後悔嗎?」
 「這我早知道了,畢竟2500的車票只能用5天
  一定不會划算的!」

 「哼,你以為我說的是錢嗎?我說的不是這個」
 「難道不是?」
 「年輕人終究是年輕人,我每天開門就等於丟3000萬到海裡
  你覺得我在乎錢嗎?」
 「那你要說的是?」 

 「天機」
 「天機?」某君露出疑惑的表情
 他在心裡想著:難道是我沒買到的那期復刻版有說什麼?
 
 「你的五香乖乖悠遊券」
 老站員不知從何處翻出了這張塵封已久的車票
 「我想,你大概是我這輩子,最後一個跟我買這張票的人」

 某君帶著疑惑,拿出了信用卡準備付款
 「只收現金」
 「怎麼會,明明就說所有車票到年底都可以刷卡買的」
 「喔,那個取消了」
 「取消?沒有公告啊」
 「公告,呵,又沒人會看!
  而且這件事我們有印在時刻表封底,不需要再大肆張揚」
 「你們印的時刻表,一般人跟本就拿不到啊!」
 「怪我囉?不爽你可以不要搭!車票還要不要?」
 「可惡,這張票我當然要」於是某君不情願的掏出12位小朋友

 老站員收過錢,迅速地準備好該找的錢
 但不是一張500元的鈔票
 而是一堆零散的零錢
 他將零錢從小小的洞口丟出,某君根本來不及反應
 幾個銅板就從窗口的櫃台滾了出去
 落在已經停用的公用電話底下
 某君一把抓下車票與櫃台上的零錢,轉身去撿零錢

 當他撿齊了零錢,正想回過頭到窗口幹醮老站員時
 窗口內已經沒有人了
 他大聲喊著:給我回來,不然我去局長信箱投訴你
 
 這時窗口內,卻傳來年輕站務員的聲音
 「先生,不要這樣嘛,我特地幫你查規章,不要投訴我啦」
 「查規章?」某君心想,他不是被老站員支開的嗎?
 「對呀,我查過規章,沒有奶油椰子乖乖週遊券啦!」
 「是五香」
 「什麼?」年輕售票員問著
 「我說,我要的是五香乖乖悠遊券」
 「哎呀,不管啦,反正規章裡就是沒有這種東西」

 「規章裡沒有的東西很多吧?」某君心想著要回辯
 但想想,反正五香已經買到了,多說無益
 「算了,反正幫我跟老站員說謝謝就是了」

 「老站員?」年輕售票員疑惑的說著
 「這裡沒有其他人,只有我在賣票啊?」
 「沒有其他人?」
 「沒有」售票員斬釘截鐵的說道
 
 某君回頭環視了車站大廳,覺得一整個不可思議!
 「那,抽屜裡有沒有三張一千塊?」
 「怎麼可能,這個車站一天才賣幾張票,哪有那麼多錢」
 某君隱約看到年輕售票員翻動抽屜
 一副沒有發生過任何事情的樣子

 某君望了剪票口上的老時鐘
 距離他進來車站已經過了半小時
 不知怎麼解釋這過程,但他確實買到了五香乖乖週遊券
 他從口袋掏出那印刷精美但圖樣醜陋的五香票
 再次確認了這件事

 他看著那歪斜又詭異的票面字體
 總之,他知道他買到了傳說中的車票
 但他不知道的,從買到車票那時刻起,即開啟了某項封印
 那將是他前所未料的事情!

 某君心想:為什麼買到車票的人會後悔?
 又為什麼網路上從來沒有這張車票的消息呢?

 這些不解的謎題,就像鄭先生的排點
 待料的電扶梯,以及岡山站的無名火
 成為台灣鐵道傳奇中另一個謎團

 某君能揭開這些謎團嗎?
 他接下來會碰到哪些事呢?

 ......

==
第01次補完:改標題。2010-07-22


留言

[C240]

哈哈哈哈哈...
好好笑..我笑到眼淚都流出來了
諷刺的意味很濃唷...李先生
  • 2010-07-22 21:24
  • 狸貓研究生
  • URL
  • 編輯

[C241]

ps.這篇文章其實沒有比五香乖乖週遊券好找耶..
你一直告訴我在下一篇下一篇
結果我就把新聞那篇再看了一次..
還是找不到你說的下一篇在哪的時候..
赫然發現..在時間序上..這算是上一篇ORZ
  • 2010-07-22 21:27
  • 狸貓研究生
  • URL
  • 編輯

[C242] Re: 沒有輸入標題

很酸嗎?
應該還好啦,就想到什麼寫什麼囉
(原來想得到的都是這些啊...)

寫難找的悠遊券,文章也不能太好找嘛
哈哈哈
  • 2010-07-22 23:39
  • starbuckser
  • URL
  • 編輯

發表留言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starbuckser.blog126.fc2.com/tb.php/417-213e9786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Appendix

宿場協尋處

宿場時光

06 | 2020/07 | 08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FB@ssscreek

宿場主題館

宿場掌櫃說

宿場年年月月

QR 編碼

QR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FC2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