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ies

[星陲野闊]我只是今天剛好不用坐輪椅而已

本來週五是寫航空文的日子,不過有篇新聞在PTT鐵道板有些討論
所以我就先回應了一下我的意見,也存回來保存一下囉
這篇跟我目前的健康安全沒有關係,但也歡迎您瞧瞧與回應
(不過文章有點長就是了~)


先作一點說明好了,和美實驗學校(一座特教學校)
因鄰近臺鐵彰化站,該校的學生常會在週五於彰化站搭車返家
但其陣容旁大的輪椅使用者,卻讓彰化站有些困擾
學生們也覺得跨越軌道有些危險

但有些板友對該報導的看法,認為是身障團體在刻意製造新聞
而我只想對當中的現象作回應
期待板友們對於已被社會隔離的身障朋友多寬心些,別趕盡殺絕

有板友對於「社會隔離」一詞有點意見
於是我就以這個詞為出發
來寫寫我對臺鐵層出不窮的各個身障事件之一些想法

==

社會隔離

先嘗試回應幾位板友在推文中提到的「社會隔離」問題

請恕我離開教科書、辭典,或是學術環境有點時間了
恐怕沒辦法引用太多文獻來定這個社會福利詞彙
只能以我的印象用白話文來解釋它


對於非身心障礙者的板友,我不曉得大家在求學經驗中
有多少人跟身障者同班過?


我想比例應該不高

因為在以往的學校教育中,我國偏向採用「特殊教育」的模式
將發展遲緩或身心障礙的學生,集合在一個場所或機構上課
(可能是特殊學校、可能是特教班,或啟X班等稱呼)

如此一來,只有少部份老師懂得特殊教育就可以了
如此一來,只有少部份硬體建築有無障礙設施就可以了
如此一來,大部份的學生不懂得如何與身障者相處,也沒關係

同理,我們過去也喜歡把病人、老人
身障者、愛滋病患、中輟生
或是學業表現不理想的學生,統統集中成為一個「族群」
再安排一個場地或機構,把這些特殊族群都藏在那裡
以便只要集合最少的資源,就可以把他們「照顧好」
也讓非該「特殊族群」的「普通人」,困擾降到最低

對於使用輪椅身障者來說
正在看這篇的您,可能就是所謂非該「特殊族群」的「普通人」
(但相信我,這只是暫時的)

這種機構式的特殊隔離環境,不分海內外在過去是無敵流行的
所謂的「過去」,可能是1960年代之前,但也可能今天仍然存在
因為各個地方、各個服務領域
興起「去機構化」(deinstitutionalization)的時間點
轉而強調社區化、正常化的階段都不太一樣

相對於「去機構化」,所謂的「機構化」照顧環境
簡單來說是指將弱勢朋友送進機構,以提供照顧
(您可以假想自己被送進老人養護機構會碰到的情況)

在這樣的環境裡,你跟社會、社區的接觸
可能是被禁止的、被受到限制的,或被視為不重要的
你對於你個人生活的掌控性,是被忽略的
你的尊嚴與隱私,是阻礙「降低成本」的毒藥
你沒有權利決定自己要不要吃飯、何時吃飯、吃什麼
也沒辦法決定自己要幾點睡覺、睡覺要不要關燈……

因為你必須配合照顧人員的上下班時間
你必須在乎你怎麼做,對他的工作會不會造成不方便?惹他不高興
或者是你想照自己的意思來的事情
跟他奉為聖典但從來沒問過你的意見的該死的SOP是否違背?

這種有別於在社會正常生活,被排除於社區/社會之外的現象
就稱為社會隔離、社會排除、或社會孤立等等
相關的英文可能會用social isolation,或其他的詞
(不好意思,我沒課本,能記得的大致是這樣)

更該死的是,你沒有辦法選擇自己要不要待在這裡
因為如果不在這個機構,在機構之外,則沒有人能夠照顧你!
因為該機構是方圓500公里內,集合了最多社會資源的場所!


或者,因為這個班,是週邊各鄉鎮唯一的啟聰班
或者,因為這個班,有全縣唯一的語言治療師(或其它專業人員)
或者,因為這間學校,是中部地區資源最集中的特殊教育學校!

所以,即便它的交通再不方便,你還是得去那裡上學……
即便必須跨越軌道,過完週日,你也還是得回去那個「機構」

因此,社會隔離指的是我國的特教體系
已經將身障學生在「不是有那麼多充分選擇權」的條件下
迫使他們去一個遠離自己居住的家庭與社區,去念特殊學校
必須每星期五或日,搭著列車來回奔波

換句話說,主張障礙社會學的學者來看,該檢討的問題可能是:
「為什麼要在和美設一個特教學校?
 讓學生們必須每週在彰化車站來回進出
 怎不採用一個少社會隔離、多社區參與的方式提供教育?」
(不過這個問題跟鐵道版無關)

但,既然暫時沒辦法扭轉特殊教育的方向,治不了本
那可以不要趕盡殺絕,在「治標」的層面多做點改善
好好為「臺鐵的乘客」提供優質服務嗎?


不是案例
其實我很不想談「彰化事件」這個案例
一方面我知道已經有人對該校有成見,看不進去的
二方面我認為這只是天時、地利、人和等條件
 剛好在那湊一起而發酵而已
三方面,要談案例永遠談不完
 瑞芳事件、林鳳營事件、彰化事件…… 下次換哪裡呢?

簡單問兩個問題:
哪一座臺鐵車站可以同時服務80位輪椅使用者?
哪一列臺鐵列車可以同時服務80位輪椅使用者?

我想答案是沒有的,因為彰化事件不是常模
至少在臺鐵現有的「整體」服務環境來說,這不是常態

如果今天哪一座車站突然冒出80張輪椅
我想沒有任何一站或列車是有辦法接招的

那不是整體的常模,我們是否就可以忽略該現象呢?
非常抱歉,不是耶!

相反的還要特別注意唷
我說了,這是天時、地利、人和的集合
而這個天時、地利、人和,可能在所有車站出現

身障者有沒有可能一同出遊?
或者問說,身障者可不可以一同出遊?

我過去在鐵道板也提過身障者參加全國身障運動會
臺鐵卻剛好把身障車進場送修的狀況...

以人權或憲法的觀點,身障者當然可以一同出遊呀
但以現實環境或交通設施的能耐來說,恐怕不行唷

那麼,誰那麼大的官威
凌駕於人權或憲法,迫使身障者不能一起出門?


我們的交通設施造成了「障礙」
形成了一個排除、隔離、限制選擇的「環境」
而這就是「無障礙環境」要去改變的狀況

如果還是必須回應彰化事件,那我想說的是:
國立和美實驗學校已存在44年,不是昨天才長出來的
從那篇新聞與板友5月10日的描述也可知道
「有眾多輪椅使用者每週末會在彰化搭車」不是一兩天的事

所以該現象不是臺鐵整體服務的常模
但應該是臺鐵彰化站會常態出現的狀況
(這絕對不是突然冒出很多輪椅的突發事件唷!)
同時,這也是該校每個禮拜都要面臨的考題

那,我想這應該是個可以設法避免的難題
或許討論的結論,方法還是很克難
但至少可以避免任何可注意、可事先提防的危險

我不知道實地的狀況怎麼樣啦
但我想,臺鐵、和美、外界志工們
大家可以好好坐下來談一談要怎麼做
必要時也可以參考其它建議

有類似現象的車站,全世界不會只有這個
也有社福團體辦跨國性的身障者交通與旅遊的研討會(才剛辦完)
或許這個經驗也可以成為某種模式
或作為另一個被命名為「如何同時照顧大量輪椅乘客」的
不是那麼該死的SOP之參考吧


其實不要說80位啦,5個就好了
有沒有對號列車能同時搭載5位輪椅使用者?
有沒有車站的人力能同時在月台服務5位輪椅使用者?

而且,回到一句老話,人都會老,也都可能隨時成為身障者
所以這些該解決的事情,離我們的距離絕對沒有想像的那麼遠!


我只是今天剛好不用坐輪椅而已
也許你也是......


最後,輪椅看似可以扛,身障者看似可以背
如果是特製輪椅、電動輪椅或電動代步車,怎麼扛?
如果是體重達到輪椅都得時常更換零件的身障者,怎麼背?

是不是下次要拍因此而受傷的鐵道員,才會得獎?

有板友提到,如果那些志工沒受過訓練,是危險的
這句話我不能同意更多!
同時,我相信沒受過專業移位協助訓練的站務員,也很危險

據說有站務員在更換車站裡高高的時刻表時受傷
所以臺鐵捨棄了更新大時刻表的傳統
但我不希望見到有站務員因協助身障者而受傷
臺鐵才會捨棄用人肉軟實力暫代無障礙設施的慣例

(不要問為何只盯臺鐵,只盯彰化站?
 這個期許是對於所有交通場站與公共空間適用的)

我想,儘管硬體方面有完善的無障礙設施,仍不能解決所有問題
但因為這樣就連完善的無障礙設施都不改裝,絕對是天大的問題!

一個50年前蓋的車站,現在沒有無障礙設施
代表它的障礙已經存在50年了,沒其它的好說

輪椅使用者不會因為你沒預算,就氣得站起來走去搭車!


延伸閱讀:
1.特殊教育與障礙社會學:一個理論的反省
 http://nhuir.nhu.edu.tw:8085/ir/retrieve/5847/5012001303.pdf

 對許多障礙研究的學者而言,「特殊教育」可以等同於
 隔離、社會孤立和污名(P.2)

2. 身心障礙福利的發展趨勢與內涵-國際觀點的分析
 http://sowf.moi.gov.tw/19/quarterly/data/104/23.htm

 障礙者的社會模式言,障礙是加諸在障礙者身上的所有限制,
 從個人的偏見到制度的歧視,從難以接近公共建物到不能夠使
 用運輸系統,從隔離教育到排除工作安排等等。進而,這種不
 足的結果,不僅易於且隨時加諸於個人,且加諸在整個社會中
 遭致制度化歧視之障礙者群體

 身心障礙福利的國際發展趨勢,在理念上已從預防、復健進展
 到對積極參與的倡導。在政策上已主張從社會隔離到社會融合
 等全面性和完整性的障礙者服務;在實踐上則已從機構式照顧
 到社區和居家照顧

3.國外永續無障礙交通人行環境之營造
 http://nccur.lib.nccu.edu.tw/bitstream/140.119/34893/7/21038207.pdf

 「無障礙環境」是人性化、自由化、獨立化之空間的實現,這
 種理念的肇始緣由,係因瑞典、挪威、丹麥等北歐國家為解除
 身心障礙者被社會隔離的現象,主張讓身心障礙者也能與一般
 人一樣在鄰里社會過普通生活。

 (這篇另外用到一個「運輸障礙經驗」概念,私以為很有意思
  ,可惜篇幅不多其中包括身障者,老人、小孩、孕婦及提重
  物者等在2006年,英國人口大約24%曾有運輸障礙經驗。
  若套用這概念,那無障礙設施,或更進一步談「通用設計」
  ,就更重要了)

==
取材時間:2011-06
第01次補完:加延伸閱讀3.。2011-06-04


留言

[C663]

我看完了...(拍手)
我也有看到這則新聞,大致上想法跟你差不多,既然有這個需求就不該漠視。

不過,我對某句話有意見...
你可能知道我說的是哪句..
就是
"如此一來,只有少部份老師懂得特殊教育就可以了"
容我說明幾件事情..
1.目前教師證的考取科別,雖然有特別分出特殊教育,但在師資培育課程中,特殊教育是每位老師都必須修習的(當然,有修課跟你所謂的"懂得"是不是有程度上的差異,這就不得而知,但我想至少認知是絕對大於技能的)
2.究竟特教兒童是否有完全被隔離,恕我無法完全同意,因為在我為期不長的教師歲月中,就在正常班中帶過一位自閉症學生,更別提在各個班級中存在程度輕重不一的學習障礙者,就我所見,私校的特教生回歸正常班落實的既快速又完全。
3.最後,我要說的是在我為期不長的教師歲月中,若要我為特教生回歸主流的議題投票的話,現階段我一錠是反對的,因為以私校的人力配置,在師生比1:60的情況下,除非我也要用人肉軟實力力敵無障礙設施及教學資源的不足,不燃,我相信這群更需要被關懷的學生在特教環境中會得到比較多的幫助。

  • 2011-06-04 21:12
  • 狸貓研究生
  • URL
  • 編輯

[C665] Re: 沒有輸入標題

謝鼓勵

1.可能會有年代問題,或許可查查現職的教師中少人修過
 又,多少人記得、多少人以所學為之
 且如妳假設,我想在教室當學生上課,跟在教室當老師上課
 應該有很大的差異

2.我沒有提到特教生「完全」被隔離,請留意
 相對於特殊教育環境的融合教育,當然是存在的
 或是折衷的方次,在特教機構,但有部份時段的融合課程
 至於辦得好不好,很難說
 若如妳提的又快又完全,那應該是值得肯定的
 (BTW,在此議題上,我會避免用「正常班」這個詞彙)

3.謝謝妳分享的經驗,再次印證現有的教育環境仍無法照顧好所有學生
 因此機構化與去機構化的戰爭仍會繼續下去
 (同時我也疑惑這樣的環境,特教生的適應可以又快又完全?)

 特教機構原則上可以暫時照顧好這些學生(或說相對較好)
 但學生不會永遠待在學校,然後呢?繼續用社會隔離的方式?

 和美有又棒又好的大復康巴士能載學生去車站
 然後在社會參與(搭火車)的部份發生了什麼事?
 這方面可參考新聞的報導

當社會大眾認為眼前經過的是一個「人」
而不是一位「輪椅使用者」時
這樣的融合應該就有些成效了...
  • 2011-06-05 00:43
  • starbuckser
  • URL
  • 編輯

發表留言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starbuckser.blog126.fc2.com/tb.php/812-50b0a0e7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Appendix

宿場協尋處

宿場時光

06 | 2020/07 | 08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FB@ssscreek

宿場主題館

宿場掌櫃說

宿場年年月月

QR 編碼

QR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FC2計數器